两段难忘的经历,一篇苦笑的文章

校园小说   2021-11-06   加入收藏夹

河南5个月滴水未见的大旱,是百年不遇的。是烙在豫人记忆深处的。地面的黄土纷纷裂开形如闪电的网纹,深缝,干枯着大地,干枯着心灵,干枯着生命,干枯着人们原始的欲望。

  从开始干旱的时间起,已经5个月没碰过老婆了。细佬像是一只冬眠了的虫子,垂头丧气,委靡不振。老婆更像是一匹干渴的狼。使尽了浑身的解数,用尽了全部的办法,展尽了18般武艺。吹。拉。弹。唱;勾。抚。摩。搽。想要唤起我的兽欲为其解渴,可老二始终象一条渴死的鱼,象一只潮湿的,被按弯的毛笔的锋,没等反应,老婆就带着遗憾,被卷入到为这个家庭操劳的漩涡中去了!有时候真感觉对不起老婆。

  好久没有写毛笔字了。居然发现了书桌深处窝放的大约12年没有动过的毛毡。打开展平。竟然突见上面遗落着一根黑色的长发,散发着12年前的气息,我愣了一下。这是谁的?

  是12年前的她吗?艺术师范学生时代的一幕幕,一桩桩。象电影片段一样翩翩浮现于眼前。特别是学生时候的她,象影子一样印入我的眼睛,思维和情绪。她,那个夺去我贞操的漂亮女孩。那个第一次让我尝到性福乐趣的女孩。让我明白男人为什么要为鸡巴生,为鸡巴死,为鸡巴奋斗一辈子的女孩。那个和我天天一起书法,画画,吟诗,下棋,赏乐……的女孩。

  刚过了90年不久。暑假放假。她父亲将于傍晚自许昌驱车来接她归。是日。翩翩舞燕巧飞空,罕会良时此恨同。前砌玉梢花剪雪,曲江春色草铺茸。 烟拖绿柳垂微雨,地衬红花落细风。联辔绣鞍雕马骏,天晴乍暖日融融。午后约见于我寝室。学友们都是归心似箭,男寝室楼早已人去楼空。几个宿管员亦是昏昏午睡了。鸣蝉不停的叫嚣着两个孤独的火热的心互相的依恋,平日我们炙热的青春肉体也互相有过了舒服降温的港湾。我们一次又一次的亲吻和一次又一次的拥抱,使我们的灵魂和身体越来越亲密了。漫长的暑假,对我将是何等的煎熬,我如何渡过?如何生活?如何见她?洗过澡后我思考着,正在房间里休息,她也刚刚洗过澡后过来了。

  她一进房间后就关上了门,我们拥抱在一起热吻着,我的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摸弄着乳房、臀部和大腿。啊!呀!她没有带乳罩也没有穿裤头。我的手摸到了她的光滑的性感的乳房、臀部、大腿和那个丝绸一样柔软的阴毛和那个厚厚的阴埠,我兴奋极了。那个又粗又长的小头用力顶在了她的大腿内侧上,她也兴奋极了,我们两个人很快脱掉了所有衣服。我把她光脱脱的身子抱到床上放下来,她怕羞地拉过毛巾被遮住了自己的身体。一见到我那个又粗又长的肉虫,不知是含羞或者是害怕,迅速地拉起毛巾被盖住面部。我心里觉得好笑,但也不去掀开她的头上的毛巾被,却把她露出在毛巾被外面的小脚来摸捏玩弄,我把她的脚趾逐只逐只地摸捏过,又沿着她的小腿一直摸上去。我不敢张嘴,害怕一不小心,心脏会从喉咙里跳出来的。

  她初时乖乖地任我摸玩,当我摸到她大腿时,她的身体开始颤抖了。当我的手指触及她那细毛茸茸的白嫩肉桃儿的时候,她不由得缩了一下,两条粉腿紧紧地夹住。我把她拖到床沿,让她的粉腿垂下来,然后用手肘压住,跟着就用双手拨开她紧紧合住的细嫩的部位,只见她的阴道口有一个鲜嫩的细小肉洞,我忍不住俯下去吻了吻、舔了舔一下。她一下子兴奋得忍不住动了几下。我压实着她的大腿,继续用舌头去舐弄她的阴蒂和小口。她浑身抖动着,细毛茸茸的阴阜撞到了我的鼻子。

  下面我该怎么办?我要做什么?我胡思乱想着。我抬起头来,试着改用手指拨弄她的阴蒂和小口。她的身子剧烈颤动着,一股爱液溢出来。这时候,我捉住她的双脚,举高起来,左右分开。将我硬直的细佬凑过去,伸出手儿扶着我的阴茎对准了她滋润的小门。却怎么也进不去,只能在缝隙里滑动。情急之下,我扶着让龟头轻轻抵在她的肉缝里,然后缓缓地一点一点顶进去。我清楚地感觉到里面有什么东西破裂了,接着就整个龟头都没入她那个小丘似的阴户里。好湿,好温暖。从来没有过的快感直冲我的头顶!一丝处女的鲜血从我和她交合的肉缝渗出来。可能是因为刚才已经把她的下面弄得酥麻了,所以她现在并没有疼痛的挣扎。只是一声不响地让我占有了她的肉体。我放心的把粗硬的老二尽根插入她狭小的阴道里,她紧紧地用双腿缠着我的身体。我腾出双手掀开盖在她脸上的毛巾被,她慌忙用双手遮住赤红的脸蛋。我双手拽住她那两堆嫩白的乳房摸捏玩弄,一会儿又俯下去吻她的小嘴。她始终怕羞的捂住自己的眼睛,但是底下的小穴却是任我的阴茎恣意抽送。酥胸上一对白嫩的大奶子也任我摸玩捏弄。

  我又故意把窗帘拉开一些。然后拿开她捂住脸蛋的手儿。她还是紧闭着眼睛。我问道:“你底下疼吗”?她低声说道:“有一点点,不过不要紧”。于是我把胸部贴在她温软的两座乳房上,底下的玉茎也放心的向着她的阴道深处狂抽猛插。大约抽送了几十个来回,她爽快得呻叫了,那“噢……哦……呀!……啊……喔……哟!”的叫声和我的阴茎在她阴户里抽动时发出“卜滋……”“卜滋……”的声音构成一曲动人心弦的乐章。她紧窄的阴道更使得我的龟头一阵酥痒。我大叫一声,终于紧紧搂着她,把一股精液急剧地喷射在她的身体里了。而她也紧紧地把我的身体搂抱着不放。两条粉腿更是交叉地勾紧着我的背脊。我让阴茎在她阴户里浸了好一会儿,才松开了,她也放松我的身体。她拿了纸巾过来,我让软下来的阴茎慢慢退出她的阴道,她用纸巾擦拭了阴户,只见雪白的纸巾沾满了点点落红。

  我把她的身子抱到单人床里侧,这时她已经睁开眼睛默默地看着我。我笑问:“刚才舒服吗?”她点了点头,侧过身子,细白的手臂搭在我胸前,粉嫩的大腿也盘到我身上。我抚摸着她的奶子赞道:“你这对乳房好漂亮哦!”说着我两手分别捉住她的两只乳房摸捏着。我又摸着她那稀疏的茸茸阴毛笑着说道:“刚才这里会不会痛呢?”她也摸着我的黑浓阴毛笑着答:“现在已有稍微的疼痛,刚才被你弄得酥酥麻麻的,都不觉得疼痛……”她忍不住地大笑起来。一股红红白白的液体从她阴道里流了出来,弄湿了我正摸着她阴户的手儿。我也笑了起来,她更是笑得使我刚才灌入她阴户里的精液都挤出来了。我便递过纸巾笑道:“我用水给你洗一洗吧!。”她接过纸巾捂住阴户,我说着用脸盆兑好热水,用热水毛巾给她搽洗阴户及阴唇,然后又给自己搽洗玉茎。洗着洗着我们两个人都又高兴地笑了。

  现在想起来也不知道当时在笑什么。但我看到了那笑的颜色。有红的,有绿的,也有蓝的。多么美丽的笑。一下子就印在我的心上了。从那时候起,我研究了几年这笑。我终于这么明白了:世界上得一切原本是没有色彩的。色彩就在眼里。用绿看那树,树便是绿的。用红看那花,花便是红的。用蓝看那水,水便是蓝的。你需要什么颜色,便有什么颜色。她笑的那么好,应该是五彩具有的!洗了一会儿,我搽净了肥皂泡又用清水搽洗了一遍之后,她的细腻匀称的肌肤更加显得光滑红嫩。我又高兴地有意地摸捏、吸吻、舔吮着她丰满性感的脸、颈、乳房、小腹、大腿内侧、大腿根部、秀美阴户和红嫩的阴唇,这时她也高兴地玩弄着我那个已经软小下来的阴茎……

  多少年来,生活象水一样静静的淌过。也许除了钟表的滴答声,什么也听不见。毕业后我们分手了。没有什么因为所以。就是分手的分,分手的手。过去虽然只是一些泛黄的记忆,但却依然那么的清晰,清新,清醇。都说女人把她第一次记得刻骨铭心。莫非,我也是半个女人?要不我的第一次怎么也记得那么铭心刻骨?要不,怎么我每逢春宵,皆会回忆那次的场景?要不,怎么再没有遇到一个女人能像她躺在我的床上时动情的呻吟声,让我至今心醉神迷……想着想着,内裤里感觉了有一股力量在膨胀,想立刻膨胀进一个温湿的鲍鱼里去!5个月了。5个月前,从下完最后一场冰冷的雨,这是150天以来,第一次又感到了我冬眠已久的狼性的力量。

  今天早上,起床拉开窗帘,天灰蒙蒙的映照着湿漉漉的地面。终于下雨了。深深的吸了一口雨后清晨的空气。初春的清晨依然寒意犹存。卫生间里释放了肚子里一夜的积水,小头依旧把睡裤撑起很高,高如山包。

  一场春雨湿润了大地,滋润了万物,也泡肥了我的狼性。更应该泡胖了其它很多女狼们共同钟爱的欲望吧!满足她们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吧!能力越大,责任也该越大吧!我浮想了,刚才冲进马桶里的黄金液体,顺下水道注入河流。又被日蒸发。又变成雨云,再倾盆而下。淋湿了多少女狼的长发,潮湿了多少女狼的心情,润湿了多少女狼的狼性。为她解渴,为她沐浴,为她冲痒。此时,音箱里正逸浮出《水中花》的旋律。

  不禁啧啧的感叹了自己的伟大!为什么以前没有想到呢?你不奉献,我不奉献,谁来奉献?你也索取,我也索取,向谁索取?男狼,就应该像个男狼的样子,一切从现在做起,从点滴做起,从自我做起。众母狼们,来泡我吧!我是你们的了!肃穆的注视了电话半个小时,计划着哪个女人第一个打来电话,我今天就是她的了。管她是七老八十,还是正在背诵;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算了,别找抽了,自己明白,自己哪有那么博爱?

  今天的日程安排点什么事情呢?手淫?买春?泡良?操老婆?一时手足无措,真的难倒了自己。气愤自己给自己出这难题弄啥!思考着,运行电脑,任其启动着。洗了睡脸,刷了嘴牙。深深地坐进了电脑前的沙发里。运行了QQ。鄙人上QQ唯一的习惯就是隐身。不是自吹,本人曾荣获中科院高级潜水院院士,诺贝尔长期掉线奖,奥斯卡终身隐身奖的荣誉称号。看着一个个陌生的,熟悉的头像,不知芸芸。咚咚咚~~又好友上线的提示。留连时有限, 见者尽难言。慢脸含愁态, 芳辞誓素衷。遇见明运合, 留结表心同。啼粉留清镜, 残灯绕暗虫。华光犹冉冉, 旭日渐瞳瞳。

  晕死,等了半天怎么是她上来了?乘鹜还归洛, 吹箫亦上嵩。衣香犹染麝, 枕赋尚残红。幂幂临塘草, 飘飘思绪蓬。素琴唱怨鹤, 清汉望归鸿。海阔诚难渡, 天高不易冲。行云无定所, 萧史在楼中。我该不该再和她说话?招呼?共欢?天又开始阴了,才一阴下来,雨就哗哗的往下落,那雨脚很密,象天空洒下来的一张大网。不觉又网住了我的回忆。回忆是痛苦的,也是甜蜜的。痛苦就痛苦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甜蜜,亦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痛苦了。

  她的网名叫菲菲。后来知道了真名,我一直叫她小惠。是我2005年泡得第一个网友,见面的网友,做爱的网友。我们大家现在称之为泡良。我们是在QQ同城聊天室认识的,幼儿园教师。25岁。泡良这方面的技术,我远没有诸位狼友高明,只是百无聊赖的说着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话到无聊处,也有断言。那也是近似于现在这时候的季节和天气。欲望纠缠着狼性,狼性缠绕着欲望。还没有上过网友。这个事情,在一生中将是一件多么重大的损失啊!但看聊天的氛围和情况,可以得手吗?她怎么不主动点?大胆点?放荡点?不敢思,也没有想,顺其自然吧。

  想着,聊着,已经到12点多。有10分钟没有说话后,我突然说了一句:“中午我请你吃泡面吧!”居然答应了!我一阵眩晕。一定是丑女,一定是奇丑之女。怎么办?怎么办?见还是不见?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非在网上找?网上本来花就少,今年收成又不好。要是碰见个食肉恐龙,食我之尽。如何?但老婆不在家。又寂寞难耐……为难啊!算了,死就死一次了。这跟喝醉后躺被窝里没人说话,拿电话把一天接进打出的记录一个一个重新聊一遍的情况一样吗?约定在哪见面!推来搅去,最后她问我知道一个叫:“外婆的澎湖湾的饭店吗?”晕?什么?我说不知道,我说,我只知道外婆的盆骨宽。还是就近吧!我们约在丹尼斯前!并互换了电话号码!她问我多长时间,怎么来。我答10分钟,乘面的吧!我留了个心眼,开着车去了,想:如果是丑女,我就开溜。嘿嘿~也不破费请吃饭了!就这么决定。

  到了相约地点,我张眼望去。只见有两女!一红一黑,鸭绒衣。黑者尚可,中等偏下,但吃饭说话即可,其它免谈;而红者实在恐怖。我可以称她为猪吗??但这太不像话了!总不能人家长的像什么就叫人家什么吧!怎么能说她长得像猪呢?那是侮辱了猪啊!不能确定菲菲为谁。发个短信。看谁看电话。“你在哪”等待动静。两女皆无动静。我的电话倒响了。“我到了,你在哪?”晕。明明两个都没有动作啊?复回,“我在停车场怎么没有你?”放弃两位鸭绒棉女,就四处打量。突然,发现远处过道里,一位方格毛呢长裙的长发女孩,手握电话,正往这边张望。身高有165CM左右。大眼,披肩黑发。皮肤白皙。我心中欧冠一阵狂喜,莫非今天中彩了?真想上去就把她抱起来。但我提醒自己:稳住,稳住……

  驱车过去,看她又在发短信。到她面前,喊了声:“别发了,上车再说!”她疑惑的看了看我,我晃晃电话。我们马上都会意的笑了。上车就问:“你不是坐面的吗?”我答:“正好朋友的车在我这。没拦到面的,就开车来了。”原来她和我想的一样,躲起来,如果是个丑陋的熟男,她会和我一样选择开溜。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默契?我们都笑着,心照不宣。马上熟悉起来了。我问她想吃什么?想了想,她说:“咱吃土豆粉去吧。”

  我差点吐血。我眼前马上浮现了那小瓷碗上面套一熟料袋,一碗条状,半透明胶状物质。我一直认为那是狗粮。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女人爱吃!(有喜欢吃那的朋友情见谅,下面我一定留口德)我拒绝说别吃那了。我们换个地方吧。后来去了北岸咖啡吃的西餐。优雅的环境容易激发女人的性欲。花了200多元。彼此情绪都很高兴。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细说了!慢慢熟悉后,不断一起吃饭,还开车接送她去了次郑州。在郑州买了套化妆品给她。并写了张卡片,发挥我美术的特长,写了:“漂亮的礼物送给美丽的女人。”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什么也没有说。

  回到本市,我说:请你洗个澡吧,冲冲一路的风尘。“你决定好了,我还能说什么?”到了一个水疗会馆。开了房间。换衣服是,她不让我扭头看,我说,其实我对女人的身体不陌生的。上大学时侯,女人体画得最多。在学校里还经常把早年电视连续剧《包青天》的主题曲改唱为:开封有个河南大学,有美术来,有音乐。裸体模特,特别多,乐得教授笑呵呵……“我唱着,她就狂笑着去了浴部。我也匆忙下去。3分钟了事上来等候。

  终于,她裹着浴巾回来了。我一反腕儿搂了她,两只口不容分说地粘合在一起、长长久久地只有鼻子喘动粗气,热吻着、吸吮着对方的舌头。而我的手去抚摩着她的肥美屁股和大腿根部的小唇唇。

  我空出口来,哺哺他说:”小惠,我终于抱了你了,我太喜欢你了,真的。“她说:”我也是,我也是。“竟扑扑籁籁掉下泪来。我瞧着她哭,越发心里爱怜不已,用手替她擦了,又用口去吻那泪眼,小惠就吃吃笑起来,挣扎了不让吻,两只口就又碰在一起,一切力气都用在了吸吮,不知不觉间,四只手同时在相互的身上搓动。我的手就蛇一样地下去了,浴巾松掉,于是我的手就伸过去摸弄着肥肥美美的漂亮阴户,摸到了湿淋淋的一片,将手指插了进去捣弄着、抽插着、活动着。我说:”第一次见你,真的也想这样抱你呢。“她说:”我看得出来,真希望你来抱,可你手却不动了。“”那你为什么不表示呢?“女人说:”我不敢的。“我又说:”我也是没出息的,自见了你就心上爱你,觉得有缘分的,可你是我网上见的第一个女人,心里又怯,只是想,只要你有一分的表示,我就有十分的勇敢的。“女人说:”我以为你看不上我哩。“我把软得如一根面条的她放在了床上,开始把两条腿举起来,立于床边行起好事。她的臀部自己抚摸着。

  这种玩法的感受她还是第一次,因为我已经插入她的身体内了,她舒服得爽快得大呼大叫着,我把我那粗硬的玉茎茎戳入鲜嫩的阴道里疯狂抽送着。这何尝不是小惠想念已久的一件非常刺激非常爽快的好事儿呀!……事毕后,我又爬下去仔细地去看她下体那稀少而卷曲的细如锦丝的柔软阴毛,与她那白嫩平坦的下腹比较好象蓝天上点缀的白云,与她那白嫩圆润的肥美高隆的阴户比较好象白莲花上空飘飞着彩蝶,与她那丰满圆润的臀部和白嫩粗圆的大腿根比较又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面。我看着嘴里不觉说道着:

  ”说花不是花,特点却象花;花脯涨鼓鼓,花瓣缝中扎;花蒂在缝顶,男儿最爱她“。

  噫完后又紧拥着热吻她。

  谁知道初还平静,不久小惠居然沾着动着就大呼小叫,这是我从未经历过的,顿时男人的征服欲大起,竟数百下没有早泄,连自己都吃惊了。小惠早满脸润红,乌发纷乱,却坐起来说:”我给你变个姿势吧!“下床来爬在床沿。我仍未泄完,眼盯着那屁股左侧的一颗蓝痣,没有言语,只是气喘不止。她歇下来,翘起了屁股。我用嘴在她的粉白臀部亲吻了起来,我又伸出舌头在她那屁股左侧的一颗蓝痣上舔吮了几下,接着从她的屁股后面疯狂地亲吻舔吮她那白白嫩嫩的大腿和大腿根部,我一次又一次赞美她的雪白侗体和红白鲜艳的肥美高凸的漂亮阴户,我将舌头伸进她那红嫩的阴唇里去舔吸和撩拨,把她撩拨的欲仙欲死,很快达到了高潮,然后又将火热的粗硬弟弟从她的屁股后面插入进去,利用各种姿势进行疯狂抽送,一次又一次地把她舒服的欲仙欲死,腾云架雾了,一会儿又达到了三次性高潮,她觉得真是美死了,舒服死了。

  啊!原来与她做爱是这么美好,这是与老婆在一起时没有的感觉啊,是她给我带来了性福,是她点燃了我激情的火花。我醉眼看小惠如虫一样跌动,嘴唇抽搐,双目翻白,猛地一声惊叫,我也告诉她,我与妻子的性生活令我很反感。我的老婆不但阴户毛多淤黑难看,而且有阴道炎,每次性生活都有难闻的气味,让我很不舒服。对于我来说,和老婆过性生活只不过是例行公事,甚至可以说是受折磨,没有幸福和快感。我感道她的侗体和阴部都很漂亮,而且还散发着清香和肉香,远远超过了妻子。我们之间的性生活真正是心灵与肉体的最完美的结合,给我们双方带来的愉悦感是用语言难以叙述的。回到家已经很晚了。老婆还歪在床上,撑着一张疲惫的脸,等我回来。见我回来了,连忙起来给我打开热水,叫我冲冲澡,解解乏。我突然莫名的感到一阵心酸,很少有的,这样的心酸。

  第一次当然很美好,后来还写了个东西:暗芳驱迫兴难禁,洞口阳春浅复深。绿树带风翻翠浪,红花冒雨透芳心。 几番枕上联双玉,寸刻闱中当万金。尔我谩言贪此乐,神仙到此也生淫 。但在不断的约会和忘情的偷欢中,由于安全工作没有做好。小惠怀孕了。老婆一直都没有怀孕,她却怀孕了。我的麦嘎,真是没有天理啊!在这个事情上我们发生了争吵和矛盾……我们把事情处理完,很平静的分手了……

  听着外面的雨滴,看着她的头像。我怎么能不怀念她?不想她?不想再抱她?但我又有些畏缩。有点胆怯。每次这些美好的东西在我的世界里都像是一朵昙花,转瞬即逝。而后又给我带来无尽的不安。美丽的春事,像在我黑暗的世界里一朵明灭的火焰,吸引,诱惑了我这个茫然的飞蛾。在后来又有不断的买春,泡良经历后,我发现每次到家,见到操劳一天的妻子守候着家,等待着我,端茶,倒水,嘘寒问暖。柔情万状,情意绵绵。在和真正自己妻子的身上,越来越多了像在和小惠一起的激情。灰灭的柔情,正慢慢从别人身上回到了妻子身边。

  人是一种贱虫,男人是一种雄性贱虫。雄性贱虫只有在憧憬雌性贱虫的身体的时候才会在意她的灵魂,一旦得到了,就再也不知道什么是她的灵魂了。女人也是这样吧!但女人憧憬的或许不只单单是男人的身体。女人,小姐娱肤;良家,情人娱骨;老婆,家人为髓。现在明白了愉悦只是简单的感官享受吧!和那些可爱的,美丽的女人。如果把人一生的时间比成是一条河。我们是河底的石头,每个我们搽身而过的石头(女人),尽管会偶尔与我们搽出些闪亮的火花。但真正陪在身旁,美丽自己的还是一直守候着你的妻子,家人和朋友。提醒着自己,把那些美丽的相遇只当成是一种相遇吧。善待自己的亲人。尽管美丽过我昏暗的平静,闪亮过黑暗的夜空。但分离的时候不用留恋却还是感谢她吧!毕竟为我们的生活丰富过。调节过,对照过。就像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锺。撞过了,和尚还是和尚,锺还是锺!聚散皆从容。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9:10 关闭